<noframes id="j3d7j"><dfn id="j3d7j"></dfn>

        <track id="j3d7j"><big id="j3d7j"></big></track>
          <delect id="j3d7j"><big id="j3d7j"></big></delect>
            <listing id="j3d7j"></listing>

            EN

            新研究表明:年輕的恐龍們,可能喜歡在一起玩耍

            2021-10-27200次


            鼠龍是一種長頸恐龍,幼年時用四肢行走,成年后改用后腿。巴塔哥尼亞新出土的大量化石說明,這個物種是最早按年齡劃分群體的物種之一。繪制:DAVIDE BONADONNA 撰文:MICHAEL GRESHKO

            大約1.93億年前,在今天的阿根廷,一群(11只)恐龍在幾米之內全數死亡,死因未知。也許它們死于干旱,因為春季或夏季的太陽炙烤著它們所聚集的暫時的湖岸;也許它們死于一場劇烈的沙塵暴,尸體因此被埋葬在一大堆泥沙之中。

            它們的年齡則較為確定:這些恐龍很可能都不到兩歲。

            這組新發現的化石屬于鼠龍,它們是腕龍、雷龍等著名長頸恐龍的遠古表親。相關研究結果發表于10月21日《科技報告》雜志。遺骸中包括100多個新鼠龍蛋和69個新的骨骼化石,其中一些出現在體型和年齡相仿的恐龍群中。

            研究團隊認為這種聚集現象證明了鼠龍會按年齡分組,群體中同樣體型和年齡的鼠龍一起活動。如果真的是這樣,古生物學家將得到迄今為止關于恐龍群體行為最古老的證據。

            “我們對恐龍的行為知之甚少,而大部分了解都是基于白堊紀晚期的恐龍,”阿根廷特雷利烏埃迪吉奧?費魯利奧古生物博物館的Diego Pol說:“關于恐龍誕生初期的行為,我們掌握的知識非常非常少,甚至可以說一無所知。”Pol是這次研究的負責人、國家地理探險家。


            在阿根廷的拉古納科羅拉多組,古生物學家發現了100多枚鼠龍蛋化石,這是其中之一。攝影:ROGER SMITH


            古老的恐龍蛋和69塊新出土的骨骼化石,為我們帶來了難得的機會,探索約1.93億年前侏羅紀早期的恐龍行為。攝影:ROGER SMITH

            鼠龍屬于蜥腳形亞目恐龍,20世紀70年代,阿根廷的拉古納科羅拉多組出土了11塊化石,鼠龍因此進入科學家的視野。世界各地的其他遺址也有一些跡象:在鼠龍的蜥腳形亞目近親中,存在社會行為。德國的遺址保存了板龍的多個化石,南非的遺址保存了鼠龍的近親巨椎龍的筑巢地和恐龍蛋。

            美國自然歷史博物館的博士后研究員Kimi Chapelle沒有參與此次研究,她強調,鼠龍遺址最新發現的這批化石令人震驚。

            “有恐龍蛋,有恐龍個體,而且不僅僅是相同年齡的個體,還有不同年齡的。這真不可思議,”她說:“所有這些都在1平方千米和3米厚的(巖石)區域里,太神奇了。”

            聚集成群的利弊

            今天,很多大型食草動物都是成群活動,基礎進化計算發現,今天的情況與1.9億年前鼠龍的情況相同。

            坦普爾大學的古生物學家Timothy Myers沒有參與此次研究,他指出,聚集成群有利有弊。一方面,成群結隊的活動能更有效地抵御捕食者,群體中的個體可以用更少的時間關注四周,更多的時間進食;另一方面,群體必須分享食物,同時感染疾病和寄生蟲的風險更高。

            Myers補充說,想要讓整個群體良好運轉,動物個體需要同步;隨著年齡增長,體型急劇變化,這對于動物而言很難實現。以鼠龍為例,剛孵化出來時小恐龍只有人類手掌大小;1歲時長到9千克,臀部0.6米高;成年鼠龍體重超過1500千克,近乎成年駝鹿的兩倍。

            按年齡分組由此而來。“基本上,隨著體型的差別越來越大,行為同步的成本也會增加,”Myers說:“對于蜥腳下目和蜥腳形亞目動物而言,未成熟的個體與成年動物分開組隊,一定更加方便。”

            即便如此,根據化石記錄推斷這種社會行為(或任何一種社會行為),都很困難。足跡這樣的遺跡化石會有所幫助,對于那些比鼠龍更晚的恐龍,保存下來的足跡顯示存在多代同堂的恐龍群。

            骨骼證據也能指向存在社會行為,如果古生物學家發現埋葬在一起的一群群骸骨的話。但如果沒有這樣的關鍵證據,任何兩具骸骨只能說明兩個動物的生活和死亡相隔數年。

            過去20年里,Pol和同事一直在挖掘鼠龍遺址,他們對這種恐龍也有了更多了解。例如,研究人員現在很清楚,鼠龍的身體在成長過程中會發生什么樣的變化;他們確信鼠龍幼年時用四肢行走,成年后改用后腿。新研究還表明,鼠龍誕下的是柔韌的革質蛋,這意味著它們會把恐龍蛋埋起來,而非孵蛋。

            最令人驚喜的發現是2003年,Pol發現了一大塊石頭,里面有11只小恐龍。“我記得抬起部分石頭后,能看到頭骨頂部正好在那里,脖子部分伸進了巖石,”Pol說:“我知道這個很特別。”

            遺址的其他化石也顯示有恐龍聚集的跡象。已知最早的鼠龍化石來自一群剛孵化出的小恐龍,它們緊緊擠在一起。在新發掘的化石中,還有兩具成年恐龍的尸體,幾乎繞在了一起。

            但為了弄清楚這些動物是成群死亡,還是在不同時間死于同一地點,南非金山大學的Roger Smith帶領的研究團隊必須仔細研究遺址的沉積物情況。

            Smith的研究發現,遺址有三層鼠龍化石,而且很多化石和筑巢地在同一層,這意味著它們在相同的時間被埋葬。化石周圍的沉積巖可能是風帶來的塵土,也許是沙塵暴沉積的結果。

            研究團隊還利用多種技術,來確認這些恐龍全都是鼠龍,以及它們的年齡和體型。2017年,Pol把其中30枚恐龍蛋運往法國格勒諾布爾,借助世界上最亮的X射線源之一歐洲同步輻射裝置,進行檢查。一些蛋里有鼠龍胚胎化石。

            Pol和同事還對一些恐龍骨頭進行取樣,觀察內部結構,從而了解年齡和生長模式等信息。所有11個個體的化石體型大致相同,死亡時體重可能在8到10千克之間。骨頭樣本表明,如果年輕的鼠龍是季節性生長,那么這群幼龍當時可能還不到1歲。

            社會行為造就幸存者?

            鼠龍遺址顯示,幼龍至少會季節性地按年齡分組,但成年鼠龍的行為則不太確定。

            一方面,遺址里沒有成群的成年鼠龍,所以沒有成年恐龍群的直接證據。在今天的爬行動物身上,存在幼年時聚集在一起,成年時各自分開的情況。而且,這群幼龍位于鼠龍筑巢地,可能意味著幼龍是更大的、在此繁殖的群體的一部分。

            不過,有一點毫無疑問,即這種恐龍表現出了多種社會行為,因此它們在恐龍家族樹占據著非常重要的地位。

            根據所有新化石,Pol團隊的研究改進了對化石和周圍沉積物的年代估算。多年來,古生物學家一直認為鼠龍生活的年代距今超過2.05億年,屬于三疊紀晚期。但基于最新研究結果,鼠龍有1.93億年的歷史,生活在侏羅紀早期。

            這一差別至關重要,因為這意味著鼠龍是在大滅絕之后出現的,大滅絕摧毀了很多陸地動物,而相對來說,蜥腳形亞目毫發無損。那之后,蜥腳形亞目迅速多樣化,體型變得比以前大得多,這可能會打破平衡,使天平傾向于按年齡分組的種群,即鼠龍的情況。

            Pol和同事認為,三疊紀晚期,大滅絕發生之前,鼠龍的祖先身上出現了更多基本的社會行為。如果是這樣,早期蜥腳形亞目的社交能力可能幫助它們度過滅絕,并在之后茁壯發展。

            “這是它們真正‘征服’世界的那一刻:它們占據了統治地位,在生態和進化方面首次勝出。恐龍成功的關鍵是什么?”Pol說:“就是這一點,行為是原因之一。”

            (譯者:Sky4)


            聯系方式

            0813-5202669

            周先生

            18808228882

            官方微信
            官方抖音
            丝袜激情一区,悠悠色就色综合偷拍区,免费人妻一区二区三区,妓女av一区